主页 > T生活港 >欧阳娜娜记下15岁的模样 >

欧阳娜娜记下15岁的模样

2020-07-18
阅读指数:477

她把15岁的青春都凝结在音符里了。那是有着小快乐、小烦恼,在宁静美好底下却也藏不住冒险渴望的欧阳娜娜。

她很坚持,拍照的时候要放自己的音乐,这个大提琴少女的Playlist会是甚幺?音乐响起,竟然是韩团BigBang。在拍照的时候,她那双脱俗空灵的双眼直视着镜头,可是眼底有一股甚幺东西正在骚动。大提琴、气质美女,这些组合对她来说未免太无聊了,在摄影机喀擦喀擦的快门声中,一股Hold不住的快意让欧阳娜娜唱起歌来,她零误差地对嘴唱起BigBang的歌,手还比着嘻哈的手势,即使她现在穿的正是优雅的长裙,白色镂空雕花的洋装。

忽然间,整个场子变成了她的演唱会,一会是CL,一会是爱尔兰忧郁摇滚歌手DamienRice,她像是在自家浴室边洗澡边唱歌那样自在,然后吐吐舌头说,「唉唷!唱得不好听。可是我就是忍不住。」

想唱歌的时候就大声唱歌,想笑的时候就开怀大笑。镜头前的欧阳娜娜突然安静下来,风把她的髮丝吹乱了,我们突然想起好多年前看过岩井俊二的电影《花与爱丽丝》那段苍井优逆着光跳芭蕾的片段,青春在此时有了气味,有了形状。

记下15岁的模样

像一张凝结时光的照片,欧阳娜娜出了这张名为《15》的大提琴专辑,就是为了要记住自己15岁的模样。三天的魔鬼式录音中,她累瘫到趴在桌子上,录完又饿又累又吃不下,整个人像虚脱一般,但透过拉出的琴声,才注意到自己细微的变化。「比方说孟德尔颂〈无言歌〉,那是我第一次期末考拉的歌。小时候我拉琴,生气、开心都好大力的表达,现在我比较平淡了,但静下来的时候才看到一首曲子的内层其实有许多看不到的东西。」也许在别人看来,演出《北京爱情故事》、《破风》这些电影,成为演员,甚至因为忙碌而决定暂止寇提斯音乐学院的学业,这些看似是走向音乐的岔路,不过在站远一点儿看,却可以看出这些经历,其实也在帮助着欧阳娜娜挖掘出自己的内在,用一种更细腻的方式去体会音乐里的快乐悲伤。

15岁的她,在三姊妹中看起来最斯文稳重,但其实是一座宁静的火山,很容易为生活中的大小事雀跃,但也免不了有许多小烦恼。「双子座AB型嘛,所以我有很多面,有时候会不知为了什幺突然心情不好,虽然看起来是个好好小姐,但有时候我内心也是蛮叛逆,其实我希望自己更有个性、任性一点。所以我的内心其实常常在打架。」

拉大提琴的时候,很多压抑在身体里的情绪都会跑出来。「很多时候演奏让我拉得很爽,很过瘾。音乐中的自己想得比较多,可以自己跟自己玩,是个比较疯子的人。」欧阳娜娜的老师跟她说,20岁来听15岁拉的音乐,不一定会好,肯定会听到拉不好的地方。有人说她这张专辑出的太早,但它却诚实地记录了此时还未成型的青涩模样。

名气的好处与原罪

爸妈的名气与优渥的环境,是天生优势却也是一种原罪。全额奖金考上了寇提斯音乐学院后,网路上不少酸民说:还不是她家世好?欧阳娜娜面对这种些倒是很坦然:「有人问我:妳现在到底算不算出道……我好像从小就出生在演艺圈,这圈子很熟悉,所以某方面我会觉得一切都是那幺自然而然。大家最常说我靠爸靠妈……」她停了一下,望了一眼坐在厢型车上,前座的妈妈傅娟,她正骄傲地看着女儿用英文受访的短片。「这我也没有甚幺不能讲,人不能选择自己的出身,但我觉得这也没甚幺不好,我很乐观、外放、活泼,这都是从小生活环境培养出来的。至于能获得拍电影的机会,是靠天安排,但能不能获得观众肯定,也是要靠自己。爸妈出钱让我练大提琴,但我不练琴也没办法嘛……如果不努力,就算有这些先天的条件也是零。」

她那双因为长期按压琴絃而坑坑疤疤的手,安安静静地压在包包上。为了拉琴,她一天苦练至少六小时,也曾每天五点起床慢跑锻鍊体能。对于目前所拥有的一切,她理直气壮,无愧于心。不过对于未来,她说:「我要用作品说话,慢慢累积,我知道现在的我还需要很多的努力。」有时候当然会牺牲掉和朋友一起看电影、玩耍的时间,但是没关係,娜娜说,因为我是个工作狂。

走在路上,天空突然飘起雨了,欧阳娜娜一把钻到髮型师的外套底下,像一只热情又灵巧的小猫咪。这女孩已经準备好踏上一场冒险的旅途,不管天气如何,她总有自己的办法。

欧阳娜娜记下15岁的模样

图1.白色镂空花朵洋装(BLUGIRL);髮饰(私人提供)。

欧阳娜娜记下15岁的模样

图2.白色短版荷叶下襬上衣、白绿条纹伞状长裙(BOTHBYBLUGIRL);肤色皮质金属宽戒指组(LOUISVUITTON)。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