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T生活港 >林飞帆 服贸因他燃起烽火 >

林飞帆 服贸因他燃起烽火

2020-07-17
阅读指数:852
林飞帆 服贸因他燃起烽火

「我是活动总指挥林飞帆,现场的朋友全部听我号令,稍安勿躁。」三月二十二日下午四点,为迎接行政院长江宜桦亲赴立法院外面对学生,大批群众、媒体集体涌入,推挤的场面让现场一度紧张。只见学生代表、台大政治研究所硕三学生林飞帆拿起麦克风,以冷静的口吻要求所有人退后,让出通道给江揆通行,方才化解乱局。

冷静沉稳、深谙谋略,是连日来多数人对林飞帆的评论;但现在各界看到的样子,其实是近七年来,林飞帆不断经历在自我与社会运动的冲撞洗礼而得。

一九八八年出生于台南,曾念过暨南大学公行系、成大政治系,再到台大政研所。在暨大期间,听到野百合学运领袖之一、现任东吴大学政治系副教授的徐永明演讲,深受启发,后成立「暨大台湾社」,开始研读关于台独运动历史的书籍。

林飞帆 服贸因他燃起烽火

林飞帆曾参与民进党的活动,他认为,政党在社会运动中扮演着重要角色,因此当他从事社会运动时,不认为需要刻意与政党切割。正如同这次的反服贸学运,林飞帆多次呼吁「在野党跟人民站在一起」;比起部分对学运抱持「纯洁」想法、深怕被抹蓝画绿的学生,林飞帆反而认为学运、社运有政党力量协助,如虎添翼。

林飞帆转学成大政治系后,二○○八年,为了抗议陈云林来台事件,北台湾发起野草莓反集游法运动,林飞帆则在成大号召南部学生响应。

初次搞社会运动的林飞帆,虽然做得不算成功,但他也从这场运动后,开始关心乐生、反核、三莺部落等社会抗争,种下关怀底层劳工压迫、转型正义等议题的种子,并创立取名于台语「抗议」谐音的成大零贰社。这七年来,林飞帆一路灌溉社运苗圃,反国光石化、大埔案,以及反南铁东移都有他的身影,两年前为了反媒体垄断,槓上教育部长蒋伟宁;这次再为反对《服贸协议》,带领两百多名学生攻占议场,引起数以万计的民众响应。

他曾以「遍地烽火」形容当代的台湾社会,因为每个社会层面都有劳资不对等、强权欺压弱势的问题,主因即来自全球化、新自由主义与中国「以经促统」等挑战。尤其自马政府上任以来,台湾政经环境难以摆脱中国干扰,林飞帆认为,马政府自以为能以开放迎百刃,却没有考虑背后的冲击后果。

以此次的《服贸协议》来说,林飞帆认为,此协议影响全台六、七百万的服务业人口,但马政府却以违反民主程序的方式强渡关山,未尽产业冲击评估等全盘考量之责。「不是台湾产业害怕竞争,而是这个自由贸易谈判,本身就建立在非常不自由的前提之下。」他强调,中、台两国开放的产业、内容并不对等,台湾方面只保护了特定少数财团的利益,对没有被保护的劳工、产业来说,起跑点并不公平,这时候要求他们与中国竞争,无疑是白白送死。

林飞帆曾表示,当多数的强势群体压迫少数的个人时,群众起身行动、反抗的做法是「了不起的」。他形容自己个性中有「白目的因子」,不做百分之百的对抗,攻击、观察对手反应、再攻击,若是恰巧踩到对手底限,会稍微退让,静待时机再发动突袭。

谈到曾是台大政治系老师的江宜桦,被归类为温和鸽派的林飞帆,语气转为愤怒,他回应江揆指称这场学运是遭到有心人士煽动时,直言「一个政治学博士、教授,竟不信任自己系所的学生,不认为学生有主体性,这番话恰恰证明他根本不值得为人师,过去发表的自由主义言论、研究,都与他实际作为完全不符、完全矫情。」他更不齿江揆派出强势警力驱离占领政院学生的流血冲突,「暴力镇压学生,将会写在你的墓碑上,将会是你的历史定位」。

左批江宜桦、右打马英九,台南囡仔林飞帆正捍卫着自己认为对的事,如同他在媒体前的喊话,「不要担心、不要害怕,在立法院的你们,正在建立一个新的民主契机。」

魏扬 意外攻占行政院的「场控」

林飞帆 服贸因他燃起烽火

黑色岛国青年阵线总召、清大社研所学生魏扬可能并没有想到,当三月二十四日清晨在攻占行政院行动上,被警察上手铐带走的那一刻起,在脸书上同时出现的声援与指责,排山倒海对準他扑来,也让他成为太阳花学运第二波攻占行动的男主角。

魏扬出生文学、社运世家,外曾祖父是台湾知名作家、二二八受难者杨逵,叔公魏廷朝是知名异议人士,曾在媒体任职的父母魏贻君、杨翠同在东华大学华文研究所任教,诗人路寒袖是他的姨丈。正因为家学渊源,魏扬小时候就展露才气,不仅创作投稿常被录用,在台中一中时也追随父母脚步,拿过全国学生文学奖。

生在二二八受难者家庭,家族成员长期关心社会、公共议题,魏扬的社运DNA是启蒙得很早。上了清大社会系之后,系所的开放、独立风气,魏扬的社运行动力才变得更自主、更积极。大一那年,正是野草莓运动开始,之后的反学费调涨、反媒体垄断、大埔农运、反国光石化等,都可以看见魏扬或深或浅的参与身影。

大四时,他与小他一届的陈为廷等人创办《基进笔记》电子报,一年后又增办《干报》,关心各类校园、公共议题;接着在去年八月,两人再与林飞帆共同发起「黑色岛国青年阵线」,锁定反服贸为关心议题。

黑岛青的干部决议攻占行政院,同伴们冲进行政院时,他不在第一线,而是从手机发出临时动员,呼吁同学前进行政院声援,两小时之后,他接下「场控」任务,成了媒体眼中的总指挥、做了错事的激进派。

但在路寒袖口中的魏扬,则是「天真、不拘小节、有正义感、讲义气」的孩子,也是个会把自己的脸套上卡通喜羊羊的搞笑文青。如此「古锥」的魏扬,被抓到保六大队,见到从花莲赶来的妈妈,第一句是「抱歉」,说自己挨警棍「不严重」,更关心的其他同伴的情况。

去年生日,魏扬到梧栖参加抗动,同一天,他收到台北市警局通知书,要他去作笔录,加上这一次被抓,身累积了七个官司。生日隔天,身为父贻君在脸书感性地以《儿子,教给我事》为题,写下十四个字鼓励他:「当为义斗争」、「不愧人间志士名」,或也写出这次学运支持者,对于热血参生的心情。

赖品妤 政治二代的呛辣观点

林飞帆 服贸因他燃起烽火

立法院议场内的八个出入口,被学生用椅子筑起高高的城墙,以防警方无预警攻坚。靠近青岛东路的侧门,是最容易被攻破的关卡,椅子堆上的守门人多是身强体壮的男学生,其中一位剽悍的女将,格外引人注意。

今年二十二岁、就读台北大学法律系大一的赖品妤,是民进党前立委赖劲麟、媒体人吴如萍的女儿,她说母亲平常就会跟她分享媒体的问题,因此她第一个实际参与的社运,就是两年前的反媒体垄断,而身为黑色岛国青年阵线干部,从去年起就积极参与反服贸的各项行动。

赖品妤强调,投身反服贸运动,并非反对台湾与中国之间的自由贸易,也不是反商;她认为,现代社会对经济发展的想像陷入一元化,台湾社会弥漫功利主义,所有人都说要努力工作,但底层劳工庸庸碌碌一辈子促进经济成长,果实却未真实反映在劳工身上,取而代之的是日益扩大的贫富差距,让人不免怀疑,汲汲营营开发究竟图利了谁?

她觉得台湾未来的环境可能更为艰巨,趁着自己还是学生、较没负担的时候,努力改变现状。

陈为廷 网路、马路双向进攻的总指挥

林飞帆 服贸因他燃起烽火

反服贸总指挥陈为廷,近年来在多场社会运动中,以猛烈炮火、剽悍作风对抗政府高官,而广为人知。

前年与反服贸活动总指挥林飞帆,针对旺中併购案在国会重炮抨击教育部长蒋伟宁伪善、说谎,引发一场「礼貌」争论;去年再因不满苗栗大埔徵收案,往苗栗县长刘政鸿头上丢鞋,让外界更注意这个来自清大社会所的研究生。

相较于林飞帆的沉稳冷静,陈为廷的性格就显得较为热血激进,两人所长不同,从学运分工亦可看出端倪,日前行政院长江宜桦到立法院议场外与学生会面,派出的发言代表即为林飞帆,而陈为廷则在议场内,边听林江谈话,边带领学生高喊口号;甚至在江揆试图发表感想时口说:「我们没有想要听你的心情!」

陈为廷行事风格鲜明,对媒敌我分明,对不喜欢的媒体完全不搭理不在乎得罪媒体,他专注经营网深信网路的传播效果大过传统媒体,他丢刘政鸿鞋子,媒体没拍到没关係,他会贴上网让大家转发,传统媒体只能跟随。

自小父母双亡,由阿妈、舅舅扶养长大,由于母亲曾是华隆员工,陈为廷对 华隆工运 着墨甚深,之后在许多社运中,都看到他为社会底层发生的身影。

黄郁芬 紧抓学运话语权的发言人

林飞帆 服贸因他燃起烽火

三月二十二日的林江对话,双方为了如何递麦克风僵持不下,一位身穿靛蓝色外套、体形娇小的女学生,递出的麦克风未鬆手,因为女学生知道,只要一放开手,对话的主动权很可能被抢走。亲切细腻、说话条理分明,是这个女学生给人的印象;她是反服贸学运发言人、清大社会所硕一生,黄郁芬。

外界对于学生占领议场的反应两极,面对批评,黄郁芬有些激动地表示,众人会以这幺激烈的方式抗争,是不得不的选择,「我们向媒体、总统府投书,在街头静坐、在网路串联,都没有人回应,我们只能付诸实际的行动。」黄郁芬说,如今服贸议题引发人民关注,但这些讨论,早在《服贸协议》签订以前,马政府就有义务主动告知人民,而非等到签订后,引发众怒才出面虚与委蛇,试图息事宁人。

黄郁芬从苗栗大埔土地徵收案观察到,苗栗县政府会如此罔顾民意、强拆民宅,起因于背后的庞大土地利益,而当政商联手炒地皮,牺牲的都是的老百姓。「政府与财团合谋的情况在台湾各地都在上演,当中国资本家挟带大量资金强势入侵之后,难保台湾政府不会向他们低头。」更令这群年轻世代担忧的,还有言论自由的箝制。黄郁芬认为,成长于民主法治社会的台湾青年,对两国迥异的政治体制感到忧虑,当中国资本家有机会掌握台湾出版业、通路,得以决定哪些出版品上架与否,等于操控了言论生杀大权,「现在的生活或许有点乱,但我们喜欢这样民主的生活;未来如果讯息管道被一群特定的人垄断、过滤的话,我们要怎幺判断事实与黑白?」

江昺仑 聚焦社会弱势的发言人

林飞帆 服贸因他燃起烽火

一九八六年出生的江昺仑,是这波学运中年纪较长的成员,台大中文系一路念到政大台文所、台大台文所博士班,属于台湾社会眼中的学历胜利组。但书念得愈多,江昺仑愈发现台湾社会正面临诸多困境。

对于马政府不断强调「签订服贸绝对利多于弊」,江昺仑直言,表面上看来《服贸协议》有利于经济,但这中间转化出的利益,却是落入少数有钱人的口袋。他说,以目前台湾服务业占GDP(国内生产毛额)比重近七成、全台服务业人口将近六成的比率来看,签订《服贸协议》对台湾服务业冲击甚剧,尤其未来中、台人力相互流动,双方薪资一定会往较低的一方流动,最先受害的就是基层劳工。

江昺仑认为,基层劳工面对不平等的剥削压迫,往往选择逆来顺受,像他身边许多从事服务业的国高中同学,即使薪资低于法定时薪、遇到国定假日不得休假、无法补假,明显违反《劳基法》等事实,但迫于现实,却无法与资方对抗,只能告诉自己,「我的努力总有一天老闆会看到。」

与苗栗大埔张药房一家人长期抗战的日子,江昺仑深刻体验底层百姓的悲哀,他认为年轻人因对不确定的未来彷徨,让部分人选择龟缩到自己的世界,只在乎生活中的小确幸,失去关心社会的热情,大家应该站出来。

王云祥 前长王燕军之子总统府侍卫

林飞帆 服贸因他燃起烽火

在此次学运中,因为父亲是李登辉办公室主任王燕军而受到瞩目的王云祥,行事相对低调,也不希望外界聚焦在他们父子身上。据了解,王云祥虽名为器材组负责人,其实处理的层次还包括议场安全问题。例如许多人都想挤进议场,王云祥则要随时观察每位进场者,不容许场面「走钟」,这样的任务有如其父王燕军的翻版。

长期肩负总统安全、熟稔维安的王燕军,也因此成了学运成员的最佳安全顾问,不只这次学运,以前他曾教导儿子如何面对警察,甚至如何扳倒拒马,以及因应社运场子的「维安」状况。立委姚文智说,他与王云祥去议场时,也见识到这位年轻人的反应与判断力,因此还能在议场被忽略的地方搜出榔头、电击棒等危险物品。

念台艺大没多久,王云祥已是公民运动的常客,从文林苑、案、反苑里风车等社运场子影。王燕军说他常常没回家,的消息,常是警察通知的「你分局」。据了解,王云祥目前还有三件妨害公务官司在审理中。

他还说,儿子就算回家,也经常是带着社运同学一起开会,常常搞到天亮,王燕军此时的任务就是「买早餐给他们吃」!

相关话题:反服贸黑箱致马江垮台-血染318太阳花学运服贸独家民调落差大-服贸协议早被指出黑箱作业?那些被埋藏的"服贸"真相-经济学界赞成VS.民众忧心反弹台湾服务业软实力奇蹟-签订『服贸协议』后如何大进击?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