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Z生活墙 >苏轼为它赋诗盛讚,杨贵妃一见即展欢颜,事实上,它却颗颗浸血 >

苏轼为它赋诗盛讚,杨贵妃一见即展欢颜,事实上,它却颗颗浸血

2020-08-01
阅读指数:145

苏轼为它赋诗盛讚,杨贵妃一见即展欢颜,事实上,它却颗颗浸血

「玉荷包」荔枝成熟期约在五月中旬至六月中旬,形模如心型荷包而得名。果壳呈红黄绿相间,属台湾荔枝的中熟高焦核品种,比「黑叶」荔枝早半个月左右。採收期由南往北,甜蜜的接力赛般,从恆春、满州一路北上。其果棘尖而深;内核较小,呈长椭圆形;果肉如玉,肥厚、晶莹且细緻,呈半透明凝脂状;皮薄,汁饱满,甜度高,甜中透露轻淡的酸。我尤其喜爱它的微香,尾韵悠长;是台湾的精緻农产品之一,荔枝中的贵族。

早年玉荷包荔枝较为娇嫩,只爱开花,不爱结果;幼果期落果严重,产量不稳定。第一个成功量产玉荷包的果农是大树的王金带先生,人称「玉荷包之父」,他研发的技术分享给其他农友,如今已在各地开枝散叶。

荔枝为亚热带的常绿果树,原产于中国南方,台湾从广东、福建引进栽培,自新竹宝山至恆春皆有荔枝园,品种不少,诸如早熟的「三月红」、「楠西早生」,中熟的「黑叶」、「沙坑」,晚熟的「桂味」、「糯米糍」,以及最近农试所培育成功的「旺荔」、「古荔」等等,尤以黑叶为大宗,约佔80%。玉荷包质好价优,日显取代黑叶荔枝之势。主要产区在高雄大树,堪称玉荷包之乡。现在大树山区结实纍纍的玉荷包,从前只种植甘蔗和地瓜。

崇祯年间进士王忠孝(1593~1666)老年时应郑成功之邀来台,有一次获赠荔枝,非常惊豔:

海外何从得异果,于今不见已更年。

色香疑自云中落,苞叶宛然旧国迁。

好友寄缄嫌少许,老人开箧喜奇缘。

余甘分噉惊新候,遥忆上林红杏天。

世间大概鲜有不嗜荔枝的人,当年王忠孝尚无福气品嚐玉荷包,普通品种已令他如此感动;在动蕩不安的时代,海外得嚐家乡水果,可能又多了孤臣孽子的心情。

夏天宛如一场荔枝的嘉年华,驱车在高雄山区,常可见自产自销的农户信誓旦旦地张贴广告:「不甜砍头」。

玉荷包即中国大陆「妃子笑」。另一相近品种是广东「挂绿」,更是荔枝中的珍品,早在十二世纪即有栽培,产地以增城为主;果壳六分红四分绿,红壳上环绕着一圈绿痕,那绿痕流传着何仙姑的故事。朱彝尊有诗赞曰:「南州荔枝无处无,增城挂绿贵如珠,兼金欲购不易得,五月尚未登盘盂」;西园挂绿母树已活了四百多岁,连续几年的挂绿拍卖轰传海内外,二○○四年曾以五十五点五万人民币拍卖一粒挂绿荔枝。

荔枝之迷人,如白居易所盛赞:「嚼疑天上味,嗅异世间香」。古来骚人墨客竞相吟咏,形成了浓厚的文化氛围,渲染着许多趣闻和传说。

唐代以降,荔枝是永远跟杨玉环相连了,最出名的大概是杜牧〈过华清宫〉:「长安回望绣城堆,山顶千门次第开。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南宋.谢枋在《选唐诗》也说:「明皇天宝间,涪州贡荔枝,到长安色香不变,贵妃乃喜。州县以邮传疾走称上意,人马僵毙,相望于道」。东坡〈荔枝叹〉亦感叹贡品带给百姓巨大的伤害,前几句节奏急促,慑人心魄:「十里一置飞尘灰,五里一堠兵火催。颠阬仆谷相枕藉,知是荔枝龙眼来。飞车跨山鹘横海,风枝露叶如新採。宫中美人一破颜,惊尘溅血流千载。」一次次跨山越河快跑狂奔,杨贵妃送进嘴裏的荔枝,颗颗都浸着别人的血。

当年用麻竹筒装荔枝保鲜,将荔枝从涪州(今重庆市涪陵区)运送到长安。麻竹筒容量大,水分足,利于保存新鲜荔枝──先用水浸泡竹筒两天,再将刚採收的荔枝洗净,装入竹筒,以蜂蜡封口,飞骑接力,日夜兼程送到长安。封在麻竹筒内七日的荔枝,果皮保有原色,果肉质地良好,维持原来的新鲜风味。白居易〈荔枝图序〉有几句说:「若离本枝,一日而色变,二日而香变,三日而味变,四五日外,色香味尽去矣」。现今冷藏方便,买来后一时吃不完,千万别直接送进冰箱;我惯用湿报纸包覆,再套入塑胶袋,冷藏,以防水分流失。

古人咏荔枝以东坡居士最厉害,他被贬惠州后,初嚐荔枝,盛赞:「海山仙人绛罗襦,红纱中单白玉肤;不须更待妃子笑,风骨自是倾城姝」;待剥开果皮,品嚐果肉,竟以两种水产比喻:「似开江鳐斫玉柱,更洗河豚烹腹腴」。他另一首七言绝句〈荔枝〉末两句:「日啖荔枝三百颗,不妨长做岭南人」,这才是美食家本色。

台湾的农业科技令玉荷包勇于生育,各农场有独门培育法,施肥方式也不同,「坪顶果园」称採自然农法栽培,果园内放养土鸡,鸡、果共荣,减少了农药使用。有人给果树喝牛奶,据说可以提高甜度,《旧约》中,上帝应许的乐土:「流奶与蜜之地」,说的好像是南台湾的荔枝园。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