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Z生活墙 >等不到洪水的末日邪教:把幻想当成事实,用社会认同自我安慰 >

等不到洪水的末日邪教:把幻想当成事实,用社会认同自我安慰

2020-07-28
阅读指数:563

作者:罗伯特.席尔迪尼

末日过后

为了说明社会认同的影响力有多大,这里提供一个我最喜欢的例子。它的吸引力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第一,它为参与式观察提供了一个绝佳样本。所谓参与式观察,指的是科学家亲身涉足到某件事的自然发生过程当中,观察整个过程,但这种方法尚未得到普遍的应用。第二,这个例子能为历史学家、心理学家和神学家等不同群体,提供各自感兴趣的资讯。第三,也是最为重要的一点,它显示我们自己,是的,就是我们自己,不是别人,会怎样使用社会认同来进行自我安慰,把幻想当成事实。

这是一个古老的故事,你不妨翻翻从前的资料,它在过去数千年的宗教活动里,从来就没绝迹过。各教派和邪教都有过如此的预言:到了一个特定的日子,信奉本教教义的人能获得拯救,享受极乐。所有的预言都说,这一天会发生一件重要得不容否认的大事,通常,它指的是世界末日的到来。不过,让信徒们感到绝望的是,事实证明,此类预言统统是假的。

可是,从历史纪录来看,预言落空之后,紧接着就会出现一种令人难以理解的情形。大多时候,信徒们并不会因为幻想破灭而鸟兽散,反倒越发坚定了信仰。他们承受着普通人的嘲笑,走上街头,公开宣扬他们的教义,怀着强烈的热情招揽更多的信徒。总之,哪怕教派的基本教义都成了泡影,信徒的狂热也丝毫不曾减退。西元2世纪的土耳其孟他努教派(Montanists)是这样,16世纪的荷兰重礼教派(Anabaptists)是这样,17世纪的伊士麦米勒耳教派(Millerites)是这样,10世纪的美国米勒教派还是这样。所以,有三名对此感兴趣的社会学家认为,当代芝加哥的一支末日邪教恐怕也会这样。这三名社会学家:里昂.费斯汀格(Leon Festinger)、亨利.里肯(Henry Riecken)和史丹利.沙克特(Stanley Schachter)当时都就职于明尼苏达大学,他们听说了芝加哥邪教之后,觉得有必要仔细做一番研究。他们决定改名假扮成新信徒,加入该邪教做调查,还额外出钱安插了一些观察者到里面去。这样一来,对预言末日到来前后所发生的一切,他们掌握了丰富的第一手资料。

守护神传来的资讯,本来就是教派信徒诸多讨论和阐释的主题,可等它们预言即将发生一场大灾难,一场始于西半球,最终淹没整个世界的特大洪水时,它们立刻获得了新的意义。基于可以理解的原因,教众们一开始时皆非常惊恐,但随后的资讯安慰他们说,凡相信基奇夫人所传教诲的人,都能倖免于难。当灾难降临之前会有太空人出现,用飞碟把信徒们带去安全的地方,有可能是另一个星球。有关营救行动的其他细节很少,但信徒们要做好登上飞碟的準备,预先排练特定的口令:「我把帽子留在家里了」、「你有什幺问题吗」、「我就是自己的挑夫」,把衣服上的所有金属配件取下,因为携带金属物品会使飞碟在飞行时「极其危险」。

费斯汀格、里肯和沙克特观察了教众在洪水爆发日到来之前数个星期的準备,注意到他们的行为有两个特别重要之处。第一,他们对邪教信仰体系的投入程度极高。因为觉得就要离开即将毁灭的地球了,信徒们採取了一些无法挽回的举措。大多数信徒的家人和朋友都反对他们的信仰,但这些人却固执己见,哪怕失去旁人的关爱也义无反顾。有好几名成员的邻居和家人,甚至威胁要对他们採取法律行动,宣告他们精神失常。阿姆斯壮医生的姐姐就向法院提出诉讼,要求取消他对两名年幼孩子的监护权。许多信徒辞掉工作,中断学业,全职投入到邪教活动中。有些人还觉得个人财产很快就没用了,于是要不将其送人,就是将之扔掉。这些人分外肯定真理掌握在自己手里,所以顶住了来自社会、经济和法律等各方面的巨大压力。而在和所有压力对抗的同时,他们对教条的虔诚信奉也随之深化。

第二,洪水到来之前,信徒们的行为是一种古怪的无所作为。毫无疑问,他们深深相信自家的教义,但他们很少对外宣扬。虽说一开始时他们公布了大难即将到来的消息,但却并未积极尝试转化别人的观念。他们愿意发出警报,劝告那些主动做出回应的人,但顶多如此。

这个小群体不愿招募新信徒的表现五花八门。除了不愿劝说别人,还想方设法的保密:教义若有多余的影本,统统烧毁;制定密码和秘密手势;部分私人录音带的内容不得和外人讨论,这些录音带非常隐秘,连老信徒都不得对其做笔记。他们想方设法地避免外界关注。随着灾难日的来临,聚在该教派总部,也就是基奇夫人家外的报纸、电视台和电台记者越来越多。大多数时候,信徒们把记者拒之门外,或是置之不理。要是有人问问题,最常见的回答是「无可奉告」。有一段时间,记者们感到很是气馁,但等阿姆斯壮医生因为搞宗教活动,被大学医疗中心开除之后,他们又报复般地蜂拥而至。有个记者特别固执,甚至受到吃官司的威胁。洪水来临的前一天晚上,记者们再度挤过来要信徒们透露资讯,照例又被驱散了。事后,研究人员总结了教派在洪水降临日之前,对公众曝光和吸纳新成员的立场:「面对声势浩大的媒体宣传,他们想尽一切办法保持低调,不为名声所动。明明有无数的机会可以发展、吸收信徒,他们却回避、保密,呈现一种近乎超然的漠不关心态度。」

终于,赶走了所有的记者和想来投奔的信徒,教众们开始为登上预计在午夜到达的飞船做最后準备。在费斯汀格、里肯和沙克特眼里,这场面简直是一齣荒诞剧。本来是普普通通的人:家庭主妇、大学生、高中生、出版商、医生、五金店伙计和他的妈妈,却认认真真地参加演出。他们从两名定期与「守护神」联繫的成员那里接受命令,除了玛丽安.基奇的书面资讯,那天晚上还有「伯莎」做补充。伯莎从前是个美容师,透过她的嘴巴,「造物主」下达指示。他们勤奋地排练台词,齐声呼喊飞碟到来前的口号:「我就是自己的挑夫」、「我就是自己的指南针」。此时来了一名访客,自称是「录影船长」,係当时一齣电视剧里的虚构人物,他说他带来了些口信。信徒们居然认真讨论起这到底是恶作剧,还是该把他说的话当成救援飞船捎来的密报。

因为不能带任何金属物品上飞碟,信徒们把衣服上的所有金属零件都取了下来。鞋子上的金属扣眼挖掉了;妇女们要嘛不戴胸罩,要不就扯掉了胸罩里的金属撑架;男人们使劲拆掉了裤子上的拉鍊,皮带也不用了,改用绳子繫在裤腰上。

信徒们去除金属物件的狂热情形,有一位研究者亲身体验过。还有25分钟就到午夜了,他忘了取下裤子上的拉鍊。这位研究者这样说:「周围的人一知道这件事,立刻恐慌起来。他被推进卧室,阿姆斯壮医生双手颤抖,眼睛每隔几秒钟就看看时钟,他用一把刀片把拉鍊割掉,又用钳子扯掉了金属扣。」紧张的行动结束之后,研究员回到客厅,他身上少了些金属佩件,脸色却更加苍白了。

很快就要到预言里离开地球的时间了,信徒们安静下来,无声无息地期待着。幸运的是,训练有素的科学家们详细地记录下这重要时刻里发生的事情。

在一片怀疑的阴霾中,信徒们的信心眼看马上就要破碎,研究人员却接连目睹了两件不寻常的事情。第一件事出现在凌晨4点45分左右,玛丽安.基奇的手突然「自动书写」,记下了天上传来的神谕。她大声地朗读出来,事实证明,这段资讯为当晚发生的事情作出了优雅的解释。「小教团,你们独坐了整整一晚,你们散发出的光芒,让上帝愿意拯救世界,使之免于毁灭。」虽然这个解释简洁有力,但本身还不够令人满意。比方说,听了神谕以后,一名信徒站起身来,戴上帽子,穿上外衣,一走了之,再也没有回来。要恢复信徒们的信心,还需要来点额外的东西才行。正是为了满足这一需求,第二件值得注意的事情出现了。在场的研究人员再一次为读者们提供了生动的描述:

不仅长久以来的保密政策来了个大转弯,教派对转化潜在信徒的态度也完全不同了。之前,对拜访总部、有意投靠的新人,信徒们大多是置之不理、拒之门外,要不就马马虎虎地敷衍了事。可预言落空之后的这一天,一切都变了,他们接待所有的访客,回答所有的问题,努力改变来访者的信仰。信徒们招纳新成员的愿望空前高涨,最能说明这一点的,是在第二天晚上9名高中生来找基奇夫人谈话的时候。

信徒们在态度上发生了180度的大转变,原因何在呢?一开始,他们沉默寡言、对上帝旨意严加保密,可仅过了短短几小时,他们就成了热心的宣传家,到处传播神的福音。预言里的大洪水根本没来,不信他们那一套的人会觉得,这个教派及其教条全是闹剧。是什幺使他们选择了这样一个完全不合适的时机呢?

一切的关键就发生在「洪水」之夜的某个时候,所有人都越来越清楚地意识到,预言不会实现。奇怪的是,驱使信徒们宣扬其信仰的并不是先前的确定感,而是一种逐渐扩散的怀疑。他们稍微摸到了点头绪:要是飞碟和洪水的预言根本是错的,那幺整个信仰体系恐怕都站不住脚。对蜷缩在基奇夫人客厅里的人们而言,这种很快就要变成现实的前景太恐怖了。

信徒们已经走得太远,为了自己的信念,他们放弃了太多东西,要是信念破产了,他们也完了。由此而来的耻辱感、经济成本和旁人的嘲弄,都让人承受不起。从他们自己的话里可以看出,坚持信仰是信徒们的关键需求。一位带着三岁小孩的年轻妇女说:

外星人预定到达时间过了4小时之后,阿姆斯壮医生对一位研究人员说:

想像一下阿姆斯壮医生及其追随者在清晨来临时陷入了什幺样的窘境吧!他们为自己的信仰许下太多承诺,容不下其他的真相了。然而,这套信仰刚刚遭到了现实的无情冲击:没有飞碟降落、没有外星人敲门,预言说的一切都没有发生。既然唯一可以接受的真理被现实证据给彻底否认了,那幺教众们要摆脱困境就只有一条路可走了,他们必须为信仰的有效性建立另一种证明形式:社会认同。

这就可解释他们为什幺从保守秘密变成狂热宣传了,同时也说明了为什幺在这个关头(信仰直接遭到否定,最是难以说服外人的时候)他们的态度会发生转变:他们必须冒险直接面对外界的嘲笑和轻视,因为宣传和吸纳新人变成他们唯一的指望了。要是他们能传播神谕,告诉那些不知情的人、说服抱持怀疑的人,并在这个过程中拉拢新人,那幺他们遭到威胁的宝贵信仰便能更加真实。社会认同原理这样说,认为一种想法正确的人越多,持有这种想法的人就越会觉得它正确。教派的任务很明确:既然事实证据无法更改,那就只有改变社会证据了。你能说服别人,自己也必然信服。

相关书摘 ►一场历时35分钟、38名目击者,却没人打电话报警的凶杀案

书籍介绍

《影响力:说服的六大武器,让人在不知不觉中受摆布》,久石文化出版
.透过以上连结购书,《关键评论网》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

作者:罗伯特.席尔迪尼
译者:闾佳

什幺因素会让人乖乖顺从?什幺技巧能使人乖乖上当?身为社会心理学教授的作者为了拆穿骗徒的技俩、业务人员的销售手法,跑去做卧底,当销售人员、募款人员及广告人员。本书透过他亲身经历的实证,剖析说服与顺从的科学及现实世界的运用。

本书笔调有趣、内容实用,获得极大好评,业务人员、募款人员、广告人员、政治人物,以及对心理学有兴趣的人无不竞相阅读。

透过六大说服武器,你能轻易影响和说服他人。

等不到洪水的末日邪教:把幻想当成事实,用社会认同自我安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