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Z生活墙 >反贪会内部调查报告惊揭‧2官员违法盘问明福 >

反贪会内部调查报告惊揭‧2官员违法盘问明福

2020-06-22
阅读指数:183
反贪会内部调查报告惊揭‧2官员违法盘问明福(吉隆坡9日讯)赵明福皇家调查委员会的听证会週三续审又有新发现,马来西亚人权律师云大舜在听证会上指出,根据反贪污委员会的内部调查,雪州反贪会的两位官员阿斯拉夫及阿曼在事发当时,其实没有盘问赵明福的权限,而质疑反贪会违法盘问赵明福。同时,阿斯拉夫供证时指出,他确实接获几宗投诉,指他在盘问时使用暴力,但他声称不记得被投诉使用暴力的次数,但坦承部份案件已有警方介入调查。不过,阿斯拉夫重申,他在盘问过程中,不曾敲击赵明福的头部、击打他的胸部、用木棍或藤条殴打他,甚至命令他坐在冰条上等暴力行为。官员承认被投诉施暴据了解,反贪会内部调查的报告内容不曾对外公布,包括之前的验尸庭审讯,这是第一次有律师在庭上引述报告内容。阿斯拉夫指出,他不知道报告内容,如果知道自己没有权限,即使是接到上层的指令,他也不会盘问证人。“我们当时是接到海鲁(雪州反贪会调查组主任)的指示,盘问赵明福及核对文件。”他在云大舜的引导下指出,由于当时受到指示必须完成任务,不得挪到隔天才完成;因此,赵明福如果要提早离开,他们通常都会问他原因,并要求他完成录供后才离开。他说,在这两个小时中,赵明福不曾要求离开,仅有一次,曾向阿曼要求喝水。反贪会大门不须通行卡阿斯拉夫供证时指出,雪州反贪会办公室有一处出口可以不必使用通行卡直接出入,但后来他被要求点出有关出口时却改口说没有,有关出口就是主要大门。他说,他所指的出口就是办公室的主要大门,他们可以直接按键开门,不需要使用通行卡。他披露,他误会云大舜问的是主要大门;而办公室除了主要大门,再也没有其他出口可以不用通行卡开门。阿斯拉夫也说,他们没有要求同事协助打卡的习惯。查案前不知内情阿斯拉夫在反贪会代表律师拿督斯里沙菲宜的引导下指出,他被要求协助此案之前,对此案的内容毫不知情,包括是否涉及雪州议员。不真正明白文件内容他说,他是在协助盘问时第一次接触有关文件,但他在检查文件的过程中,不真正明白文件的内容。他认同,在此案中,本身的角色只如同书记。盘问期间明福多保持沉默阿斯拉夫说,在盘问赵明福期间,赵明福经常保持沉默,而沉默最长的时间约20分钟,但他不同意律师的推测,即指赵明福沉默的原因是因为被他们恐吓,或低头写字。他说,他不知道赵明福有没有在纸条上或小本子写字,因为在这两个小时的盘问中,他不曾与赵明福“四目相投”。他称,对于赵明福每次默不出声,未回答问题的表现,他们也未多加强迫,直接就跳下一个问题。律师频追问盘问内容反贪会代表律师沙菲宜在35分钟的盘问时间中,不断问及反贪会盘问赵明福的用意及文件内容,而被皇委会主席丹斯里冯正仁提醒,不用详细追问与案件无关的事情。沙菲宜追问阿斯拉夫的事情,包括赵明福签名的清单,其中要求的款项是否超过商家提出的款项、为甚幺一直针对那4份清单进行盘问及清单里的公司名字。阿斯拉夫指出,根据上司凯鲁汇报,赵明福的电脑不该存有那4份清单,因此他们才追问此文件。这时,冯正仁提醒沙菲宜,皇委会的角色并非调查赵明福处理的清单是否有错,除非律师询问这些问题是与案件有关,否则没必要详细追问。眼角瞄到明福睡沙发阿斯拉夫表示,他是在凌晨4时45分关门时,看到赵明福睡在沙发上,他没有正眼看到赵明福的脸部,只是用眼角瞄到有人睡在沙发上,并知道是赵明福。他披露,从他所在的地方走到赵明福睡觉的沙发,是个不足30秒就可抵达的短距离。当他在凌晨2时30分下楼拿东西再折返回办公室时,走廊及他的房间外没有开灯;他当时从各同事的房间玻璃看到同僚安华及纳兹里的房间仍然亮灯。明福受伤须官员助装水?大马律师公会代表律师云大舜提出假设,赵明福两度需要阿斯拉夫为他装水喝,因为当时他已受伤,但阿斯拉夫不同意这项推论。云大舜也是律师公会人权委员会主席,他指出,根据阿斯拉夫的供证,赵明福两度要求阿斯拉夫为他装水,第一次是在房内接受盘问时,第二次是睡在沙发时。他说,其实赵明福可以亲自去茶水间装水喝,不需要劳烦他人。“其实,他那时不能拿水,是因为他已受伤。”阿斯拉夫回答,他不同意,云大舜没有进一步追问。明福半夜还在反贪会不出奇阿斯拉夫声称,他对于赵明福在凌晨4时45分仍逗留在雪州反贪会办公室的行为,一点也不感到惊讶,反倒是在某处看到动物更让他感到讶异。阿斯拉夫解释,虽然他不清楚赵明福为何还留在办公室,但证人在反贪会过夜是正常不过的事,所以他一点也不觉得奇怪。虽然反贪会有明文规定,任何在反贪会逗留的人士都必须受到当局的监控,但阿斯拉夫声称,他并没有接到监控赵氏的指示。对于阿斯拉夫的说法,皇委会成员莫哈未哈达讽刺地说,阿斯拉夫见到动物的反应竟然比见到人类来得更大,见到动物会吓一跳;但见到人,却没有感觉。阿斯拉夫披露,他的盘问工作在凌晨12时30分,也是赵明福结束录供程序后,即已完成;之后,他再也没有与其他官员进行沟通。对于赵明福是否还有需要继续留在办公室,阿斯拉夫说,这一切交由上层作出安排。看到动物比看到人较惊讶莫:莫哈未哈达(皇委会成员)阿:阿斯拉夫(雪州反贪会官员兼本案第20证人)莫:据你了解,还有谁在那里(反贪会)过夜?阿:我不知道。莫:当你看到赵明福时,有甚幺感觉?阿:没甚幺原因。莫:我是问,甚幺感觉。阿:很正常。莫:如果你在一个地方看到一种动物,不论甚幺动物,但就是不应该出现在那里的动物,你有甚幺感觉?阿:很奇怪。莫:那如果是人类,一个被人盘问的人,有甚幺感觉?阿:没有感觉。莫:也就是说,你看到动物比看到人类还要奇怪(pelik),或者我用更强烈一些的字眼,你不感到惊讶?阿:不。莫:为甚幺?阿:因为就常有人在深夜结束盘问后,在那里过夜。切身问题一问三不知阿斯拉夫是本案第20证人,他週三供证时,仍然延续之前供证时的“健忘症”,许多切身的问题,都是一问三不知。●从当晚的闭路电视图片显示,阿斯拉夫是在凌晨2时49分来到4楼领取16日的《太阳报》,当时他是走向出口,似乎有意离开,随后于2时53分再回来。对于离开的这4分钟,他说:“我已不记得自己做了甚幺。”●阿斯拉夫在週二提及,因为组屋单位的停车位太拥挤,所以他在深夜结束工作后,决定先在办公室小睡片刻,约凌晨5时才回家。皇委会原有意前往其住宿单位检查停车位的问题,但阿斯拉夫说,他只记得自己以前是住在沙亚南17区的组屋单位第8栋5楼;至于组屋名称,他不记得。●律师公会询问阿斯拉夫,他在皇委会的证词与之前接受警方盘问的证词有出入,他在接受警方盘问时仅告知,回房休息而非準备上堂的器具及文件。对此,阿斯拉夫说,那是因为警方没问。【热点新闻:赵明福坠楼案】‧2011.03.09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