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Z生活墙 >反贪会亡羊补牢‧下令官员须“送”证人离开 >

反贪会亡羊补牢‧下令官员须“送”证人离开

2020-06-22
阅读指数:956

(吉隆坡17日讯)赵明福坠死案皇家调查委员会听证会週四续审,雪州反贪污委员会调查组主任海鲁供证时指出,雪州反贪会是在赵明福坠死案发生之后,才下令最后与证人接触的官员须陪同证人直至离开反贪会办公室大门。他披露,自从赵明福坠死案发生后,反贪会採取亡羊补牢的措施,为避免再次成为千夫所指,因此下令最后与证人接触的官员,务必陪同证人直至离开反贪会办公室大门。依据海鲁的说法,雪州反贪会以往的作法都是“自由行”,即证人完成录供后自行前往14楼反贪会办公室的大厅,要求保安人员打开电子门离开。他指出,证人皆可要求保安人员为其打开大门离开。他同意巡逻办公室也是保安人员的工作之一。换言之,雪州反贪会大厅或许摆出“空城计”,而证人往往必须到处寻找保安人员要求开门。“基本上证人是不受限制,可自由在反贪会办公室範围内走动,前往寻找保安人员,以要求开门离开。”就此,大马律师公会代表律师提出质疑,如此一来,反贪会不就有“过多人为反贪会巡逻”,证人和保安人员之间大玩捉迷藏,导致证人逗留在反贪会把办公室的时间更久。同时,皇委会主席丹斯里冯正仁说:“若保安人员偷懒睡觉,又怎幺办?”皇委会成员昔尔温迪拉纳丹也无法认同,他指反贪会在当天()展开大型取缔行动后,办公室内的防範措施却如此鬆懈。“这项取缔行动还包括布城总部特地派人参与,但你们事前未作好準备。”海鲁低头不语,仅重申反贪会事后已採取亡羊补牢的措施,指示最后接触证人的官员,务必陪同和看着证人离开办公室。否认篡改调查日记内容雪州反贪会调查组主任海鲁否认曾经篡改赵明福案调查日记的内容,他也否认在事发3个月后才完成调查日记,是为了统一所有官员的说法。大马律师公会代表律师赵伟表示,海鲁的调查日记的字体大小与段落不一,且案情时间的字体被发现是后来才加入。海鲁坦承,其调查日记曾有添加内容,但并未修改或删除部份的内容。他解释,他的调查日记是一次过完成,但过程中有中断,有些内容是逐步添加的。此言论引起委员之一的前上诉庭法官昔尔温蒂拉纳丹质疑,认为“添加”的意思,即表示存有一份正本,海鲁在原文上篡改。海鲁否认。海鲁披露,其调查日记是在2009年9月杪至10月前期间完成,凭着本身对此案的记忆而写。但他承认,此案属于重要课题,理应在事发后即刻完成调查日记。赵伟假设,海鲁在事发三个月后才完成调查日记,是为了统一所有官员的说词,而调查日记里出现疑似修改的内容,是为了隐藏真相。海鲁对此表示不认同。查证文件多选用会议室盘问海鲁指出,由于盘问赵明福需要查证许多文件,因此选用空间较大的会议室,他也在雪州反贪会办公室的格局图终点出有关房间的位置。但他随后被揭露,当时他向警方表示,他并不清楚赵明福被盘问的地点。海鲁在S.西瓦那林丹的引导下,逐一在办公室格局图终点出本身的办公室、茶水间及盘问赵明福的会议室位置。他解释,当时选用会议室进行盘问,是因为空间比较大,方便赵明福等人查阅大量文件。但皇委会主席丹斯里冯正仁质疑,需要查证的文件只有4个文件夹,无需如此大的空间。海鲁回应,这是为了有更舒适的空间。冯正仁质问:“甚幺方面的舒适?”海鲁解释,当时没有其他的房间,只有两间会议室,另外一间会议室是供调查工作,不方便使用,而选用这间会议室。这时,S.西瓦那林丹揭露海鲁在警方口供书中声称不记得盘问赵明福的地点。海鲁解释,当时警方问他是否有亲眼看到,他说没有。而警方认为,没有看到就代表不知道,而就此记录在口供书。“这和警方问我赵明福有没有吃饭一样,我说一般上有提供餐点。但警方基于我没亲眼看到他吃饭,而记录成不确定。”另外,海鲁表示,他从副主任希山慕丁房间回到本身的房间,未必会经过赵明福休息的茶水间。因为他途中曾到一名同事的房间吸烟。他说,在盘问赵明福的整个晚上,他都没有经过走廊,因此从没看见在茶水间休息的赵明福。委员昔尔温蒂拉纳丹对身为调查组主任的海鲁全程没有去巡视盘问过程的言论感到不解,直批他既然如此,不如直接在家就好,不必待在办公室。4承包商否认执行选区计划在赵明福坠死案发生后,涉及史里肯邦安州选区拨款舞弊案的4家承包商公司管理人,全数否认曾执行发货单上阐明的选区计划。海鲁披露,据他所知,雪州反贪会把此案转交由布城总部前,曾派人前往4家承包商公司展开调查。“他们的管理人都否认有执行有关计划。”反贪会于,从赵明福手提电脑中列出分别由4家承包商公司发出的4份发货单,当中阐明即将要执行计划的价格和所需材料。索反贪官AND工作记录赵明福案皇家调查委员会批准大马律师公会的申请,指示执行官向大马化验局索取参与调查赵明福案的雪州反贪会官员的核糖核酸检验(DNA)工作记录。大马律师公会代表律师于週四早上,要求获得反贪会官员的DNA资料,以及化验师对此的工作记录。云大舜披露,除了DNA的工作记录,也要求获得化验师谢丽凤对反贪会官员进行的电泳图(electrophergram)文件。他表示,他们索取文件的目的,是要专注鑒定在赵明福的腰带及外套上的DNA。“重用”阿斯拉夫引皇委会质疑海鲁被发现未据实稟报,原来在7月16日前往沙亚南11区警区总部接他的两名官员,另一名他未提及的人物,是阿斯拉夫。海鲁对阿斯拉夫的“重用”,再度引起皇委会的质疑。海鲁在週三供证时曾表示,他抵达沙亚南11区警区总部后被指示回到玛莎兰大厦,当时他基于安全考量,要求两名同事前来接他。其中一人是凯鲁,但未提及另一人的身份。大马律师公会代表律师S.西瓦那林丹週四引述海鲁的警方口供书,显示当时前来接他的人包括阿斯拉夫。海鲁表示,他当时致电凯鲁,而阿斯拉夫的确有一同前来。皇委会对此新发现,认真查证文件良久。随后,冯正仁质问:“为何你一直要求阿斯拉夫帮忙,你们两人是否是好朋友?”海鲁表示,他和阿斯拉夫的关係不错。由于雪兰莪反贪会当时有30至40名官员,需要盘问的证人只有10人,海鲁被质疑为何指定要已经放工的阿斯拉夫回来帮忙。他表示,他并非指定阿斯拉夫,他只是基于阿斯拉夫等人早上完成公务,因此要求他们回来帮忙。受指示帮忙的官员还包括阿兹占及惹南。海鲁否认,他特别要求阿斯拉夫回来帮忙盘问赵明福,是要借助阿斯拉夫从赵明福身上套到他们要的答案。皇委会早前不断质疑阿斯拉夫当晚在盘问工作中扮演的角色,因为阿斯拉夫进行的工作犹如书记般简单。而阿斯拉夫多次被投诉在盘问嫌疑犯或证人时,使用暴力。【热点新闻:赵明福坠楼案】‧2011.03.17

相关阅读: